专访香港科技大学副校长汪扬: 交叉学科建设得益于南沙产业链完
日期:2022-08-09 01:32:06 | 作者:优游手机版下载 | 来源:优游官方app

  国务院近日印发《广州南沙深化面向世界的粤港澳全面合作总体方案》(以下简称《南沙方案》),支持南沙打造成为立足湾区、协同港澳、面向世界的重大战略平台,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更好发挥引领带动作用。

  香港科技大学(以下简称“港科大”)是南沙最早的“拓荒者”之一。2003年,港科大深度参与的南沙资讯科技园落成;紧接着,港科大在2007年独资成立了广州市香港科大研究院。今年9月,香港科技大学(广州)将迎来正式开学,港科大与广州南沙的合作进入更深层次领域。

  据统计,香港科大研究院在深耕南沙的15年里,有超过90位港科大教授依托研究院在南沙开展科研和科技创新工作,累计为大湾区超过300多家企业提供关键技术研发和服务,累计获得授权发明专利近200件,积聚创新创业企业逾40家。

  新定位下,如何看待南沙面临的机遇?如何理解大湾区建设中港科大的角色定位?港科大的创新基因如何助力南沙的科技孵化?

  6月27日,香港科技大学副校长汪扬接受了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专访,分享他对港科大(广州)未来发展以及湾区创新产业300832)发展的理解。

  汪扬表示,创新是深深植入香港科技大学血液的基因,未来港科大(广州)通过交叉学科建设来推进科技创新和人才培养,港科大(广州)助力南沙乃至湾区培养真正创新人才。

  南方财经:如何看待南沙打造“立足湾区、协同港澳、面向世界的重大战略性平台”这一新发展要求?随着粤港澳加快全面合作,南沙面临怎样的发展机遇?香港可以在其中发挥何种作用?

  汪扬:我认为,南沙很大的优势就在于它是个新区,所以有很超前的规划优势。举个例子,在城市规划包括基础设施建设上,南沙从一开始就能考虑未来科技发展趋势,南沙很早就规划了无人车驾驶道路。在人工智能发展领域,无人车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智慧交通、智慧城市都是未来中国科技发展重要方向。

  我有个总体感觉,南沙区政府的眼光非常超前,从港科大的建设可以看出来,南沙规划考虑的都是未来二三十年经济和科创的发展,所以我对南沙非常有信心。

  我在香港有不少朋友,他们在南沙有企业,与南沙的联系非常密切,未来通过港科大、港人子弟学校这些教育平台,香港与南沙的联系必将更紧密。

  南方财经:《南沙方案》五大重点任务中,“建设科技创新产业合作基地”位列其中,重点强调“粤港澳联合科技创新”,方案中两次提到“香港科技大学”,如何理解大湾区建设中港科大(广州)的角色定位?

  汪扬:纵观世界上所有的创新基地,没有哪个基地是不需要好的教育平台来做支撑的。其实不仅南沙,近年来深圳在引进优质高等教育力度也非常大,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区发展就非常迅速。

  作为优秀的教育平台,港科大是可以为南沙做很多事。作为高校,首先是培养创新人才。内地高校这些年进步非常大,光在SCI上发表的论文数量以及引用次数已经是全世界第一,挤入科研大国,但在教学上还是偏传统的,这与评估体系有关——高校评估体系很少去鼓励创新创业。

  大家都知道,港科大李泽湘教授带领汪涛创立了大疆,除此之外,他在松山湖基地还带出了一大批创业者,孵化出独角兽和准独角兽企业,比如云鲸、逸动,李教授整个学术生涯都全情投入在培养学生创新创业上。像他这样的教授还是比较缺乏的。

  南方财经:港科大孵化出像大疆这样的独角兽,这样的创新经验有没有可复制的路径?

  汪扬:主要还是李泽湘教授个人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但有一点,港科大历来都把创新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港科大毕业生历来都有非常强的创业基因。事实上,香港科技园创业的年轻人很高比率是港科大毕业生。一个数据是,2021年,创科香港基金会列举18所具有“香港基因”的独角兽科创企业,当中7所由科大成员创立,如第四范式及希迪智驾等。这个基因我们非常希望把它根植到港科大(广州)。

  南方财经:未来港科大(广州)将会在创新人才培养上有哪些探索?您认为当前传统的工科教育模式需要做出哪些调整和改变?

  汪扬:港科大(广州)会在教学赛道上做进一步探索。美国波斯顿有一所大学叫欧林工程院(Olin College),它就是新工科教育,注重动手,注重创作,真正做项目,学生非常抢手,三年级就被大公司盯上,当然他们的毕业生更愿意创业和深造,港科大目前有红鸟硕士班,有MBA+,也都是更注重创新创业的新工科教育。未来在港科大(广州),我相信也会很快培养出一批创业人才。

  汪扬: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其实现在学科边界是非常模糊的,我经常举一个例子,人工智能应该属于是计算机、数学、还是电子工程呢?其实三者都包括,现在可能还囊括了社会学科,比如伦理、隐私保护,而法律保护又是与技术密切相关才能实现。生物工程亦是如此,它涉及到医学、化学、计算机、数学等,最近蛋白质折叠取得重大进展,不完全是生物医学专家做出来,而是谷歌的科学家做出来了,所以现代社会的学科是非常交叉的,很大意义上,需要我们把过去的理念进行修改。港科大(广州)发展交叉学科,非常符合目前发展的趋势,而且这个建设必须是系统化,否则会只停留表面。

  汪扬:几年前,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Media Lab)负责人写了一本书,他对深圳、硅谷等一些创新区域进行考察,总结了一些创新原则,他发现在这两个地方都有非常强的创新基因,同时这两个地方也都是产业生态非常完善的地方。

  我们不是说交叉学科一定要在产业链完善的地方产生,但真正需要落地、与市场结合的交叉学科,它一定是与产业链密不可分的,完善的产业链可以让交叉学科有更多可以发挥的场景,就像前面提到南沙发展无人车,很显然,在南沙开设相关的交叉学科要比其他任何地方有更丰富的应用场景。

  实际上,现在越来越多内地高校也在开设交叉学科,最近我注意到清华大学开设了碳中和专业,这个专业可能就涉及到环境科学、新能源、经济学。

  除了解决芯片这些卡脖子问题,我认为未来几个大的方向一定是大发展的产业:一是“双碳”以及“双碳”涉及的一系列技术升级问题;二是数字经济;三是人工智能。这些无一例外都是非常交叉的学科。我们在港科大(广州)开设的专业都是交叉学科,比如有一个计算媒体与艺术专业,这是一个非常新的学域,看看学院里面的老师就知道,有学艺术的,也有学计算机的。

  汪扬:《南沙方案》中提出,将加强香港科技大学科创成果内地转移转化总部基地等项目建设,积极承接创新成果转移转化,建设华南科技成果转移转化高地。我认为大学在搞产业化转移这块的思路要更加开放。最近我看到一个数据是,美国教师创新成果产业化的知识产权绝大多数都是归了学校,发明者获取的产权份额只有25%-35%的比例,在香港多年来也是如此。但在内地反而不是这样,内地有政策规定发明创造者创新成果产业化的知识产权不能低于50%,广东是不低于60%,广州不低于70%,南沙在推动知识产权改革方面力度很大。香港科大最近也做了相应的调整。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算法推荐专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